Sharise-R

睡尽心上人

给秋山

之前看到秋山你谈起逆向打赏红包就来骗红包了。

上面是玩笑话。其实,看到那篇文字中你谈及你想知道是否你的文章会对读者产生影响或者引起共鸣时,我就实在忍不住想说点什么,虽然知道你不会封笔,但我不想看到一个好作者因没有评论丧失上传文字的热情。

其实之前初见那篇文字时断断续续写了些对印象中孔年的所想所感,但零零碎碎的且无逻辑,又很嫌弃自己文笔,更怕很别的同人记混了情节,本想着趁着冬休好好重温一遍再来写,虽然百度解封,但是吞楼太多,完整看一遍还是太难,索性随想随写了。

其实这是第一次写文评(?)语无伦次,还望见谅。

先说影响吧,我疯狂迷恋你笔下的西西。

关于西西,曾经,我对她的印象只是原著中德拉科枕在她腿上的少女,她无限爱意的拢着德拉科额前的金发。而你笔下的西西却是一个鲜活的女人。我很喜欢德赫,因德赫入坑,却迷上了西西,以至于我现在微信的头像都是西西。我并非说,明明一个德赫文到最后却看不到多少德赫的情节,因为我相信每个被塑造的角色都有自己的意识,而作者无能为力。我想说的是虽然是德赫文但却能让读者疯狂爱上西西,是西西的魅力,也是你的成功。当下的我,正处于一个矫情的年纪,正如大厦倾颓前的蛇院三人组,盲目自恋充满幻想,心比天高却在现实中碰壁,屡屡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是块璞玉。能力远远撑不起野心的时候,每天都会在自卑和自傲中挣扎徘徊。我周围不乏优秀的人,每晚一想到明天要面对他们就烦躁得恨不得爬起来继续学习,那些辗转难眠的夜里我会想西西,默念着她的名字入睡,因为疯狂想成为她那样的女人,飞扬跋扈野心勃勃的她,不会让努力辜负了自己的野心。成为总参谋长后也会因爱人唤自己名字而脸红的她,我好喜欢。也开始喜欢胭脂红,会买红色的高跟鞋,穿上红色的时候,会恍惚自己也会成为西西那样张扬且明媚的女子。

仔细想想,孔年我好像只看过三次。首次看是追贴吧更新,太遥远了,以至于只记得自己被孔年庞大的世界观和时间线深深震惊,然后就觉得这种家族史一样的文字要很沉稳的心境来看。第二次是晋江上发现这篇文,我又重温一遍,同样的感叹,第三次就是LOFTER,你重修孔年。其实LOFTER虽然也是看同人的地方,但现在LOFTER的同人环境远非当年贴吧,我一直很庆幸自己赶上了当年德赫吧的繁荣,那时候文笔好的作家如过江之鲫,那时候楼中的回复评论是会真真切切讨论剧情分析走向,甚至会给作者以灵感。而现在,LOFTER上的高热度绝不是当年精品区的同义词,节奏太快了,耐下心来读孔年类的文字的人可能是越来越少,我也会反思自己,是否那些碎片化社交软件占用了自己太多时间和经历以至于我有许久没有好好地读一本非专业必读的书了。LOFTER上的孔年,加了新的人物,新的剧情。我很期待后续发展。

我喜欢孔年并非只因为西西,还有其中的每一个人。你把每一个人物都塑造得都很有特色,我真的很喜欢。我记得卢修斯,在火灾中奏响人生最后的钢琴曲,没有一个音错,这是他身为贵族的教养。我记得凤凰社的女间谍,扒光游行的街道和被当作英雄重拾枯骨歌功颂德的街道是一条路,骂她荡妇的和夸她英雄的更是同一批人。我记得那个爱吃巧克力的女孩,为了一块巧克力向西西献心脏,在忘记了一切之后记得的只是巧克力。我记得信奉没有拍出好照片就是因为离战火不够近的科林。我记得蝎子的小秘书。我记得被战争迫害只记得劳动给你自由的珀西。我记得死在那冰凉湖水中的布雷斯,年少时的我竟然一直没有看出来,他对西西爱得深沉。我记得曾经离家出走行李箱里却都是炸鸡的西奥多。我记得利亚,带着蕾丝手套的少女竟然成为了护士。最后是德拉科,突然理解了你阿拉贡的凯瑟琳篇头提起的如懿传,青梅竹马的爱情走向兰因絮果的结局,德拉科真的好像是乾隆啊,偏执敏感,不信任任何人,一生都活在猜疑与孤独中。年少的爱慕总是好的,以为可以永远,以为可以一生一代一双人,却不知长大后一切都会变,在现实和权利如此不堪。

最后再说句玩笑话吧。现在看同人文的私设,都是同性结婚合法之类的。每每看到这些都会想起你的那句,私设四十岁德拉科不秃头。哈哈哈。

良いお年を@秋山林霏